当前位置:鬼故事 > 短篇鬼故事 > 梦魇两则

梦魇两则

作者:灵异鬼话 发布时间:2019-11-11 09:45:49 浏览数:

梦魇两则

梦魇即是鬼压床,指在睡眠时,人在睡觉时,突然感到仿佛有千斤重物压身朦朦胧胧的喘不过气来,似醒非醒似睡非睡,想喊喊不出,想动动不了,人们感到不解和恐怖,就好像有个透明的东西压在身上,再加上配合梦境,就被给了这个“形象”的名字,但希望大家对此不要太过恐惧,也不要因文本产生出什么心里阴影。

我第一次梦魇发生在一九九七年左右。那时候在平舆县针织厂住,有一小间瓦房,屋里有一台黑白电视,一盏节能灯,一张床,一个沙发,墙上挂了一个钟表。

有一天夜里十点多,我从里面锁上了满是窟窿的破木门,然后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困的难受,在沙发上不知不觉的睡着了。

不知道睡了多久,突然听到有人砸门的声音,叫我快开门。仔细一听,原来是我哥回来了。

我当时脑子很清醒,想要站起来。但身体却不听使唤,使劲努力也不能够站起来。因为我长时间不开门,我哥焦急,大声的拍门。我害怕开门晚了会挨打,就更加努力的使自己站起来。可是怎么也站不起来。这时候眼睛看到电视机里正在播放毛主席的电视剧,毛主席正在讲话。再看屋里,白色的节能灯依然亮着。朝门的地方看去,透过窟窿,可以看到我哥的脸!

正心里难受的时候,突然间身体恢复了,我赶紧爬起来把门打开。

回到屋里之后,发现电视机全是雪花,根本没有播放毛主席的电视剧。再看墙上的表,已经凌晨一点多了,电视根本不会有节目!(那个年代,用的是室外天线,只能收到几个平舆台,而平舆台一到凌晨就会停台。)

第二次梦魇发生在二零零三年,我在郭楼干活。当时院子里有一百多个工人,晚上的时候,突然临时宣布放假一晚,不用加班了。当时工人大多都是郭楼本地的人,也有县里的人骑自行车走了。我没有自行车,公交车也早没有了,只好留在院子里。

当时有一个骑摩托车的郭楼镇的同事,给我说他要回家,好久没回家了,想老婆了。这样,整个大院就我一个人了。大院在郭楼西边的野地里,四处都是庄稼,没有别的建筑,也没有人住,这里没有床,我只好把办公室旁边小会议室里的椅子合并,勉强睡一觉。当然,我把灯泡亮着,以免心里害怕。

躺在那里不知道过了多久。突然看到一个穿着破灰着短裤,光着上身,皮肤非常黑的瘦小孩儿,身高约有一米多点,看样子有八九岁的样子。从门外走进来(破屋子没有门),然后站在距离我身边四五十公分的地方,盯着我的腿看。

这个院子是有大门的,大铁门是我亲手锁的,不可能有人混进来。院墙两米多高,这样的小孩子也不可能爬的过来。我想到院子远离村子,这个小孩子肯定不是人!

我当里心里非常的恐惧,想喊声却喊不出来,想动却又动不了。无奈之中,急的一身的汗,只好眼直勾勾的看着他,但又不敢看他的眼睛,怕和他对眼儿。

只在对峙的时候,突然听到摩托车响。再看那小孩,已经不见了。随后,那骑摩托车的同事从外边走进来了。说是走了一半了,突然不想回家了,就想回大院儿。然后就回来了。

我问他看到什么没有,他说没有看到。我把事情讲了一下。他说,那就是了,我好久都没回家了,可走到一半了,心里就是不想回家了,想回大院儿来。这刚到,你就说遇到这种事情了。这时候才想起来他是怎么把大门打开的。他说他也有大门钥匙,手伸手过就把门打开了。

这样在院子里共住了十几晚上,再没有看到过什么。

鬼影

这件事发生在平舆县针织厂,大概是1999年左右的事情。

针织厂分前院和后院。我住在前院,邻居中有一位王胖子,比我大两三岁的样子。门前邻居家早已经搬走了,剩下几间破房子在这里,没想到日久失修,房顶和屋门先后坍塌。而针织厂的厕所,我之前的故事里就讲过了。厕所在前院和后院的相接处,距离我们家这一片有几百米。

由于前院很多人家早已搬走,这样破败的房子也有好几处。又加上厕所较远,所以有一些人为了少走几步路,就跑到别人家破房子里解决。

这一天中午,王胖子想要大便,憋的难受,跑到公共厕所里有点不大现实了,所以就就近跑到了我前门邻居那破房子里。

破房子已经没有房顶了,木门也早倒掉了。屋里的东西早已被搬空,屋顶掉下的砖瓦散落在屋里,整个屋里长满了各种草和小树,这里除了我家(我家也早不住那里了),别的也没有什么人家了,所以正是理想中的大便场所。

此故事来源灵异鬼话(www.guihuazone.top),想看更多无广告鬼故事,请搜索灵异鬼话鬼故事,来找到我们